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合开奖 > 内容

心意六合拳总动力形态----裹践躜变身运动模式解析

时间:2017-09-14 01:22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拳术是研究人体动力的一门学问. 拳术运动必须遵循一定的运动规律进行. 拳术的规律性运动形成了拳术的动力形态. 每一门拳术都有其根本性的动力形态,即总动力形态.总动力形态形成了一门拳术的特点和特色. 心意六合拳的总动力形态是裹践躜变身动力模式. 裹践躜是为了调动身体的整体力量;练变身是为了打出猛列脆快的折叠闪劲.只有这两者的完美结合,才能产生高烈度的强大杀伤力.拳谱上说:拳如炮,龙折身,遇敌好似火烧身.----这就是心意六合拳总动力形态爆发的震撼性效果.

  心意六合拳的人,无不知道裹践躜乃为心意六合拳法之要义,但是对于裹践躜的真实含义,却没有多少人明白.有的人练了一辈子的心意六合拳,也没有了解其义,结果练了一辈子糊涂拳,功夫总也上不去.又有的人由于没有理解裹践躜的真实含义,为了装点门面,就将踩鸡步中的三种手释为裹\\践\\躜,而且进一步指出这是三种拳法,即裹拳\\践拳与躜拳(可是古人在拳经里从来没有将裹\\践\\躜与拳法沾边).这样一来,前头的错误没有改正,后头的错误就已经误人子弟了,其是很深的.实际上,所谓裹践躜并非是三种拳法,也不是某一个拳术动作,而是贯彻心意六合拳训练始终的根本原则与方法,更是心意六合拳巨大技击威力的来源.可以说不懂裹践躜三字的含义,就不懂心意六合拳,而将裹践躜练成裹拳\\践拳与躜拳就是曲解了心意六合拳.心意六合拳,一上来就必须裹践躜,而在经后的学习中,以必须在每一个动作中找到裹践躜,理解裹践躜与运用裹践躜.那么,到底裹践躜的真实含义是什么?而且如何又能将裹践躜练上身呢?

  所谓裹,就是使肢体收缩以蓄力待发.裹者,缠也(说文),说明心意六合拳的蓄力之法不仅仅是肢体的单纯收缩,而且是带有螺旋拧裹的收缩.心意六合拳讲究开弓之势必不可少.就是强调每一个动作的完成必须首先具备蓄力的预动力之势.如果把这个预动之势比喻为一架弹簧,那么它不仅是被直向力压缩着的,更是被横向力拧裹着的,它必须同时具备直的,横的两种张力,才能构成心意六合拳要求的裹法,才是正确的蓄力之势.因为仅仅具有直向力的收缩,其运力的距离必然不如螺旋拧裹的横向距离长,其发力必然不如带有螺旋拧裹的发力巨大.而如果螺旋拧裹的力量没有直向力的统领,又必然失去方向,而形成涣散之力.所以说明的是,裹法一定是上下的整体拧裹与收缩,决不是某一个局部的动作.一句话,裹就是螺旋拧裹收缩.裹的具体形态有两种,即回旋拧裹与反弓拧裹. 身体处于回旋状态的拧裹是回旋拧裹(图A--1); 身体处于反弓状态的拧裹是反弓拧裹(图A--2);拧裹的具体要求是:肩胯相合. 肩----分为外肩与内肩.肩尖为外肩,腋沟为内肩. 胯----分为外胯与内胯.胯尖为外胯,腹股沟为内胯.(图A--3)肩胯相合确切地说,就是内肩与内胯相合.也就是说,在身体回旋或者反弓的状态下,使左腋沟与右腹股沟相对拧裹,形成对应用力状态.(图A--4,图A--5)

  所谓践,就是进步,不管是前脚的进步还是后脚的进步,只要是向前进步,都属于践的范畴.心意六合拳的进步,要求擦地而行,不能提脚过高.落地时要求脚跟先着地,同时脚掌踩碾地面,形成摩擦力以帮助整体前冲力的制动,这就是所谓摩擦步的来源.拳谱上说,脚的落地是踩而非踏也,也就是说绝对不能用脚跟去跺踏地面.所谓如踩毒物,是要求用脚掌碾死毒虫,而不是跺.现在心意六合拳的人,大多采用脚跟跺地的进步法,是与古法不合的.因为心意六合拳特有的翻浪身法,必须要有摩擦\\踩碾地面的步法相配合才能产生作用.在实际中,步法的践进就好像浪的底部,它只有紧贴着地面,得到了巨大的摩擦力,后续的涌浪之力才能推起浪头来,才能形成扑打礁石的翻天之势.所以,心意六合拳高手往往一进身就能够将对手托发出去,而对手感觉身体就好像突然被水浪荡涌托起来一样,这种欺根拔节的浑厚力量,实际上首先得益于其独特的步法.

  所谓躜,带有三层含义:一是向上或向前冲;二是钻或者穿;三是飞速移动.将这三层含义综合,就是在躜是进身之法,是近身发力的整体性动作.有人将躜写成了钻是不准确的,当然在字义上更不能将躜与钻等同,因为钻只是躜的过程中的一个动作要求而已.躜是衔接与统领裹与践的整体动作,如果说裹是动力之源,是起.那么躜就是动力之终,是其作用,是落.躜的目的,是为了将收束力量展开,同时将后腿蹬地而得到的反作用力,充分地传递到肩上,以合上肢之用,这就是我们在实际训练中经常强调的一脚蹬到肩上的要求的本义.从人体工程学的发力髋-胸-上肢的三程序规律来看,裹以后腿部蹬踩使地面的反作用力到达髋部,再往上传递就必须有一个身体的动作来支持,而躜正是这个支持动作,即身形猛长,将身体中段拔长(所谓拔中节),将力量传递到胸背与上肢上,这个身体中段拔长的动作,使躯干在一刹那间形成了满弓状,这个状态孕育着最强的爆发力.所以,古人创造躜法不是偶然的,而是在长期的拳法实践中总结体会而来的,是符合科学原理的.以劲法而言,裹束以蓄,踩扑以决,这里的扑与决,就是躜法的作用.在心意六合拳的演练中,如果不懂得躜法的意义与运用,便可谓全体皆非,一无是处.在此,还要强调一个包含于躜之内的字,就是所谓就.这个就字,是心意六合拳谱上的十六法的第四法,现在大多遵从心意前辈宝鼎的解释.宝鼎说就是方言,就如蛋,也就是将就解释为束,说上下束住,成其就也.但是,我们知道十六法的第一法存就是束的意思,这里再来一个被称为就的束,其意义何在?而且,通观十六法,用的都是正统的文言,为什么惟独这里使用方言?而且如果是方言,姬际可是山西蒲州人,宝鼎是陕西西安人,马学礼是河南洛阳人,那么这个就字究竟是哪里的方言?所以,我认为宝鼎的解释是不对的.如果按照正规的字义来说,就的动词本义是就高(说文),也就是往高处去的意思.按照裹践躜的运动要求,躜身而起的同时,头部要顶挺上拔,以领起之力.那么很显然,这里的就字是对裹践躜运动过程中的头部动作的要求,即拔顶竖项.如果我们详细阅读前人对十六法的解释,身体各部的动作要求都有了,惟独没有对头部的要求,但是对于拳法而言头部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.古人创拳之初,决不可能遗漏对于头部动作的要求.所以,如果说不是古人的遗漏之错,必然是后人的解释之错.(也有的书上将就写为蹴,而蹴的本义是踏\\踩\\踢\\追,其义与践重复,必然是不对的,所以就没有必要再论述了.)我们之所以强调这个就字,是因为虽然就包含在裹践躜之中,但是如果不特别提出来,在裹践躜的过程中,很多人往往会注意了身体的上躜,而忽略了头的提顶,因为头的提顶是统领的,其作用巨大,必须给予充分重视.

  所谓变身(即所谓龙折身)就是身法从拧裹状态突然向另一侧展开的翻身动作. 它包括两种形态;一种是回旋变身;一种是反弓变身. 所谓回旋变身就是在身体的回旋拧裹,状态下向另一侧的变身动作;(图A-6,图A-7)所谓反弓变身,就是身体要反弓拧裹状态向另一侧的变身动作.(图A-8,图A-9)

  两个变身与裹践躜是同时并存的,也就是说:在一个动作当中,要不就是裹践躜加回旋变身;要不就是裹践躜加反弓变身.裹践躜与两个变身的运动形式,构成了心意六合拳的总动力形态--一个裹践躜加两个变身的随机组合运动,即裹践躜变身运动模式.

  裹践躜变身运动模式从实质上来说,包含着螺旋,开合,翻浪等运动方式. 螺旋:身体以四肢的拧裹\\转动皆为螺旋.但是,双肩\\双胯的拧裹开合构成身体的主体螺旋,四肢的螺旋是辅助螺旋.先在身\\后在手,身不动则四肢不擅动.裹是螺旋,变身也是螺旋.关键是以身法带手法,突出主体运动.开合:开合分为纵开合与横开合.纵开合是身体纵向系统的开合,表现为身体的长束\\起伏\\升降等等;横开合是身体横向系统的开合,表现为肩胯\\胸背等等的开合\\收放.纵开合与横开合构成了身体的十字开合.肩胯相合为合,变身为开,身体曲蹲收束为合,践\\躜对拔为开.重要的是,无论如何形式的开合,都必须做到对称运动,保持力量的平衡.翻浪:是指身体在螺旋\\开合中所体现出来的整体起伏,即所谓翻浪之势,也就是我们平常俗称的翻浪劲.值得注意的是,翻浪劲不是某一种局部的力量动作形式,而是一个整体的势.这个势就是要把的力量像重磅一样地扔向对方,挨着就爆炸,让对手防无所防,怎么防都是局部对整体,而对我来说就是整体打局部.这个整体是一个运动的势,像浪一样整体地冲撞过去,将对手吞没\\撞飞或者撕裂.

  弓架的作用,方法及其动力形态解析 1弓架的概念 所谓弓架,也称功架或站桩,是在定式中培养,体验,固定心意六合拳所特有的内部动力形态的基本方法.之所以称为弓架,就是因为在这里的每一个架子中,都存在明显的矛盾力,或对拉或拧裹,由此而形成了桩架内部的张力,即所谓弹簧力,就像弓拉满时的状态一样.心意六合拳讲究开弓之势必不可少,就是强调每一个动作中都必须存在弹簧力,而弹簧力又必须通过开弓之势而产生.所谓开弓之势的动力运作形态主要有两种,即由合而开的发力形式与由开而合的发力形式.无论多么复杂的动作,都涵盖在这两种动力形态之中.应该强调的是,心意六合拳的开与合,不是简单的,单一的开合动作,而是整体的,多元同动的开合形式,尤其体现在身体纵向的收缩,顶伸以及横向的拧裹,展放的主体动作上.弓架的是获得开弓之势的基本手段.通过这步,能够比较快地得到整体弹簧力的,在定式的静态拧裹,拉伸中培养与强化弹性力量.既久,可以感受到浑身上下犹如一个的弹簧架子,受力即起反弹.

相关推荐